”“妳是怎么了?”身穿军装的女子不解地问道

来源:admin日期:2020/06/05 浏览:110
距离女军指挥部七十公里处,一个偏僻的军事监狱,昨天半夜时分军法处传令全军进入战斗状态,连军事监狱也不例外,荷枪实弹严密控制监狱内的军事犯人。三○三号房间,一个惆怅的身影靠在墙壁上呆呆地望着乌黑的房顶,外面士兵巡视的脚步声不时地传进她的耳朵里,这个人就是林雨。两个月前她被军法处的人送到这里,并宣布军事间谍罪成立并且判处无期徒刑。当她听到这个裁决,知道自己的后半生很可能就要在监狱度过了,只是她想了很久,却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人发现她是一日的间谍,平时谨慎行事,从来没有过分的举动,甚至歌源也对她非常的赞赏,年纪轻轻就被提拔为陆军兵团的主管,前一刻是天堂,没想到下一刻却是黑暗的监牢。这些日子以来林雨很平静的面对这一切,看管她的士兵虽然会说些很难听的话,可是她却从来没有计较过,在她心中有着一个对自己判罚的准则,她并没有做出对中傲共和国不利的事情,就算是成为一八三团的团长以后也没有,也许唯一的错误就是她是个一日人,民族之间的仇恨通常会使人失去理智,从小就远离家乡来到中傲,十多年来是中傲的水土养育了她,有的时候也她常常忘记自己原是一日人的身分。去年偶然遇见了段天军,林雨一眼就认出这个儿时的同窗,二人恰巧同时待在塔那,异国他乡遇到故交让林雨非常兴奋,于是经常约见段天军,后来二人就发生了关系,现在回想起来,段天军对她来说只是一个过客,大部分的间谍最终都没有好的归宿,林雨早就想到自己将来的下场了。自从昨夜不寻常的脚步声吵醒了林雨,她就一直无法入睡,如果按照段天军所说的远征军发动攻击的日子可能已经到来,一线希望又在眼前重现,要是远征军占领了塔那,林雨只要表明身分就一定会安然无事,但是她又想到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就是歌源会留她的性命到那个时候吗?一想到“死亡”,林雨就不禁凄惨的露出微笑,在监狱中她想了很多,包括人生目标等方面,但是她竟然找不出自己活下去的理由。林雨身为双面间谍,肩膀两头一个是国家、一个是自己,在她年幼时就被灌输了要忠于天皇、忠于帝国的观念,狂热的军国思想在那段时间里充满了整个脑袋,所以当林雨远离了爱国的狂热氛围,开始接受中傲的教育,便深刻感受到两种不同文化思想的差异。中傲这一方非常崇尚人性自由和和平,所以只要提起一日帝国,大多数的中傲人都会咬牙切齿得咒骂起来,林雨从刚开始的惊讶到后来渐渐感到麻木。在自由的国度里人们可以选择要不要仇恨,可是在一日帝国便只有仇恨,没得选择。后来林雨军校毕业以后,来到了塔那,枯燥乏味的军中生活对林雨来说反而觉得很平静,平静的让她遗忘了自己的间谍身分,唯一的转折就是认识了段天军。或许是因为心理因素在作怪,林雨觉得在段天军面前,可以释放自己压抑在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秘密,于是她就和段天军在一起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自己实在太失常了。阳光从狭窄的门缝中折射进来,洒落在林雨憔悴的脸颊上,平时闪着金色光辉的金边眼镜也失去了原有的光泽,秀发披散在她的前额,娟秀的面孔被挡住了一大半,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这时一阵脚步声在空荡荡的走廊中回响着,声音很有节奏的传入林雨的耳朵里,只是这些声响并没有让林雨有特别的反应。当脚步声停在门外,合金的门便缓缓打开了,刺眼的光线毫无保留的照射到林雨阴暗的身上,使她立刻把脸深深地埋在膝盖上。这时门又关上了,林雨抬起头来看到面前的人道:“妳不该来这里的,她们现在正在查你!”身穿军装的女子拿下军帽走到床边坐下道:“没关系,她们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没有精力浪费在我身上,告诉妳,帝国的远征军已经对塔那发动了战争,不久之后塔那就是我们的领土了!”林雨把眼神从她身上移开道:“那又怎么样呢?其实在外面和在这里对我来说没什么分别。”“妳是怎么了?”身穿军装的女子不解地问道。林雨笑了笑道:“胡说八道,妳是第一次听我这么说的吗?”军装女子道:“那我就陪妳胡说八道一会儿吧!”“好啊,妳想聊什么?”林雨不在乎地问道。“我也不知道,知道妳的身分被发现以后我很害怕,我们在塔那潜伏的人只剩下妳、我还有上官晶,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塔那很快就会是我们的领土了,再也不用过这种见不得光的日子了。”身穿军装的女子感慨道,她内心的阴暗面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没有人喜欢过这种日子。林雨幽幽地道:“妳是担心我把妳们说出去吗?呵,妳多心了,我已经有心理准备,她们如果对我用刑,我会选择死亡来解脱。”身穿军装的女子这才放心地道:“人最终的归宿都是死亡,区别只是在时间早晚而已,朋友一场我今天来为妳送行。”身穿军装的女子从皮包里拿出一壶酒递了过去。林雨一言不发伸手接过酒壶,饮下一口才道:“是清酒,妳是从哪里弄来的?”“这是几个月前享子给我的,原本想留在庆功的时候喝,没想到竟然会留给妳,味道怎么样?”穿着军装的女子有点落寞的问道。林雨笑道:“还好,就是有点辣,我好多年没喝过清酒了!”话说完仰头又饮下一口。身穿军装的女子低头看手表道:“妳慢慢喝吧,我该走了,保重啊!”林雨笑笑说:“妳也保重!”这时门又开了,军装女子消失在走廊中,随着脚步声逐渐远去,林雨继续享受那瓶来自遥远的一日帝国清酒。***“还有没说的吗?”何慧笑吟吟的问道,女翻译员用一日语询问着一日将军,全身上下插满了电针的一日将军有气无力的摇着脑袋。但是何慧眼神一暗却道:“这老小子不诚实,他还有没说的,再来几针!”从一日将军的口中得知原来他就是登陆舰的舰长,在登陆塔那的途中被一群怪异的人群攻击,使登陆舰上的一九○登陆部队全体士兵丧生,对于这些情报何慧用脚趾也能猜得到,外面一大堆的死尸可不是自杀的,这些并不是她想要的情报。这时两根电针扎在一日将军的太阳穴上,露在皮肤外面的一端突然隐现蓝色的电流,把一日将军电得狂叫,忍不住大声的供出一些消息。何慧一听连忙望向女翻译员,发出询问的眼神,不用说女翻译也明白是什么意思。“我们登陆塔那是为了寻找金属能源,登陆舰上有采集仪器,这是指挥官的计划,发动大规模的星际战争是为了转移妳们的视线,再利用电子风暴作掩护实行快速登陆,当塔那被我们占领之后,能源采集也同时完成了,到时我们就可以速战速退了,我只知道这么多……”一日将军拼命狂吼道。随后女翻译一字不差的翻译了出来,何慧听完她的报告后才道:“早说嘛!省得这么难受,真是的,唉!看好他,我去向参谋长报告。”何慧笑吟吟的走出了审讯室,望见玻璃门另一边正忙碌着的孔雨,她看时间才经过一个小时,心想风林一夜没有休息,再让她多睡一会,于是脚步一转便走进了控制室。何慧看着孔雨笑道:“孔主任,还在测试设备呀,进度怎么样?”说完就拉过一张靠椅双腿交叉着的坐了下来,有说不出来的幽雅闲情,还一边从口袋中拿出一包香烟问道:“要抽烟吗?”“谢谢了,我没有时间抽烟,看妳的样子审讯有了结果是吗?”孔雨关心的问道。孔雨还是比较了解何慧的脾气,何慧很有毅力,如果没有问出结果,她是绝对不会走出审讯室的,她们俩在星际关系学院毕业实习的期间,孔雨被分发在警察部信息中心,而何慧却是在情报科。有一次为了一个案件,何慧一连换了六个搭档来审问一个犯人,总共用了四天的时间,据说那个犯人最后被判刑的时候已经是体无完肤了,对于刑讯何慧好像有某种天赋一样,即使是情报科科长见到何慧脸上带着微笑也会感到害怕。“那家伙招了,没什么挑战性,妳这边有什么问题?”何慧吐出一道烟圈说道,整体看来有不出的慵懒,真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女性。孔雨擦拭着额头的汗珠道:“的确有点小麻烦,我想很快就好了!”何慧眼神飘来飘去道:“小麻烦?我看不是,妳的额头上出好多汗,应该是个大麻烦,以妳一向的作风,小麻烦能让妳急得冒汗吗?”以敏锐的观察力和不动声色的态度来分析事件,就是何慧的特长。“如果每个人都像妳这么精明,社会的犯罪率一定会下降很多。”孔雨开着玩笑道。难得孔雨在忙中还和何慧说笑,让何慧也笑了,她听得懂孔雨话中的意思,于是何慧笑道:“需要我帮忙吗?”孔雨闻言不禁兴奋道:“操作系统的密码妳能问出来吗?”“当然没问题,如果他知道的话,我一定能问得出来,你等我一下。”何慧很爽快地答应道。何慧捻熄香烟走进了审讯房间,没多久就出来了。她微笑着对孔雨道:“幸好达成任务,这小子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密码一共有三组……”何慧把密码告诉了孔雨,接下来孔雨就没有时间再和她开玩笑。何慧等了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才到风林休息的房间,风林却没有如她想象的在休息,而是衣衫整齐的坐在靠椅上,好像是在思考问题。“有结果了?”风林见何慧走进来便问道。“是的,这艘战舰主要目的是在塔那搜集一种液体金属的能源,这是一日军方的一项保密计划,这个家伙是舰长,登陆部队和仪器操作人员全被一八三团给杀了,再问就问不出来了!”何慧如实的说道。风林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终于长呼了一口气,这步棋绝不能再错了,要好好利用这艘登陆舰作文章。“还问出了什么消息?”风林颇有兴趣道。“敌人这次来犯准备充足,兵力在一百万人左右,其中有将近二十多支星际战队,还有几个军的陆军兵力及装甲部队,最关键的是敌人这次动用了一艘最尖端的信息战舰,这个家伙知道的差不多都说出来了。”“信息战舰?对,我们要想得到胜利,就必须先解决这艘信息战舰,它对我们的威胁远远超过其它星际战队,妳马上回去一趟,把这些情报汇报给军团长。”“是!再请示一下,那俘虏怎么办?”“你确定他没有隐藏什么情报吗?”何慧自信满满地道:“完全肯定。”“那他就没有用了,找个偏僻的地方解决他。”“明白!如果没有什么事情, 河北11选5彩票网我就回军团部了。”何慧告别了风林进去审讯室, 河北11选5彩票平台等孔雨再次抬头便看见军法处拉出一具尸体从审讯室里出来, 河北11选5中奖查询心里就知道没用的俘虏已经被杀了, 河北11选5官网不禁微微一愣。忽然旁边的士兵道:“主任,已经启动了操作系统,情况良好。”孔雨收敛心神笑道:“这样就好了,赶紧熟悉系统操作!”众人开始具体操作一日战舰的信息台技术,在操作中孔雨发现,一般的技术性问题都很容易解决,最重要是对一日的语言不了解,因为转换软件无法全部转换战舰的内码,使工作人员操作时产生不少困难,孔雨只能尽量避免这些问题,却无法彻底解决,毕竟她们只是电子人员,不是专业的语言专家。孔雨一想到这里,忽然想到一个办法,于是立刻转身走出了控制舱,叫住军法处的人马,何慧则停下脚步让孔雨上前低声说了几句。“这样啊,好吧!李翻译,妳留在监控中心这里,听从孔主任的命令。”何慧爽快地道,她答应了孔雨要翻译人员留下的要求。翻译官留下来以后,孔雨请她指点众人不明白的一日文字,进度似乎很不错,两个钟头过去了,众人已经基本上掌握了战舰信息系统,孔雨的脸色逐渐出现了希望,按照这个速度再过两个小时就能完全掌握战舰的信息系统,看来女军的运气真的很不错。当孔雨等人仍在分秒必争的熟悉系统,何慧早在一个钟头以前便回到了军团指挥部,在参谋部见到了歌源参谋长,当她把审讯的结果上报以后,却发现歌源没有意外的反应,好像一切她都已经知道了,何慧虽然有点感到意外,可是终究是没问出口。这时歌源忽然问道:“妳回来的时候,孔雨正在做什么?”何慧老实的答道:“她好像是在对战舰的系统做什么,对了,临走的时候她把翻译找过去,说是遇到了一些麻烦,不过我想这时候应该已经解决了!”“麻烦?什么麻烦?”歌源狐疑的问道。何慧简洁地答道:“就是看不懂那些奇怪的文字!”“哦,没什么了,妳去休息吧!”歌源挥挥手道。何慧出去之后,歌源满怀疑惑的翻阅着不久前监控中心所给的情报资料,没有发现敌人的能量波动,整个星球周围没有任何动静,一切平静的让人感到可怕。歌源知道平静之后肯定有一场硬仗要打,如果这时张小龙已经睡醒了该有多好,这样她就会多一点胜算,至少这支特殊的机甲部队能够担任侦察兵的角色,从开战到现在,如果不是靠一八三团扳回一局,现在的情势可能会更糟糕。歌源不由得叹了一声,望着明朗的星空顿时觉得感慨满怀,张小龙和一八三团的士兵一定要快点苏醒,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们去做。在不远处一个僻静的房间内,穿着白袍的女军医呆呆的望着熟睡中的男子,尽管皮肤组织受到强烈烧伤,几乎成了烧烤,他竟然还能忍住疼痛没喊叫。当女军医用酒精处理伤口的时候,男子已经沉沉的睡去,睡梦中依然不断皱着眉头,难怪临睡前会说出一句“别弄疼我了”那种莫名其妙的话。窗外的阳光懒洋洋的照在女军医的身上,她青丝披肩,姣好的容颜被一身白袍衬托的愈发清纯。突然间门缓缓的开了,何慧的脑袋从门旁露了出来,女军医连忙发出嘘声,示意她不要大声说话。何慧轻手轻脚的走到女军医旁边指着熟睡中的男子轻声道:“冬晴,他怎么了?”“腹部组织大面积烧伤,很恐怖的,要不要看?”女军医嘿嘿笑道。“要死了,我最讨厌就是吃烧烤,别再说了,妳是故意的吧?”何慧吐着舌头道。冬晴无奈的摊开手道:“是妳自己问他怎么了,我照实回答,妳说是不是故意的?这么快就回来了,又享受一次很过瘾的审讯了吧?”“哼!没什么挑战性,我喜欢有骨气的家伙,最好是被烧死都会叫的那种,对于那种支撑不了九十针的废物,不会浪费我很多时间,让我出马那有不成功的道理,妳知道审讯在全宇宙,我要是拿第二名没人敢拿第一。”何慧满脸不屑道。“我敢保证,这小子肯定合妳的胃口,但是妳肯定没机会审讯他!”冬晴指着沈睡中的男子道。“他是谁?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一八三团团长张小龙吗?”何慧很感兴趣的问道。“就是他,没想到他还这么年轻哦!”冬晴点点头道。“长得还不错,就是白了点。”何慧眼光扫过张小龙的脸道,她的审美观是偏向黝黑的那一型。对于长期在地下生活和工作的一八三团的战士来说,肤色当然比常晒太阳的普通士兵白了许多。冬晴睁大眼睛道:“说实话,我还真没见过他这种伤,衣服全都好好的,里面的伤口却已经被烧烂了,不过幸好没有伤到内脏,不然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军团长很看重他,他要是死了,小心拉着你去陪葬。”何慧故意恶狠狠地说道。不料冬晴却蛮不在乎地道:“陪葬就陪葬,没什么大不了的!”何慧与冬晴虽然不在一个部门,不过由于平时何慧经常研究有关人体常识之类的问题,经常到军医队查资料,新闻资讯次数很频繁,发觉两人的脾气非常投机,都是酷爱捉弄人的鬼精灵,于是关系就比较亲密,说话也比较大胆。“要死了,陪葬做什么,好好的活着不是挺不错的吗?他这种伤势要多久能好?”何慧挥挥手道。“难说,如果不被感染的话最多十个小时就能修复好皮肤组织,但是如果被感染就麻烦了,说不定还会引起其它的症状,就算用液体治疗器也是很麻烦的!”冬晴如实说道。何慧当然知道冬晴所说的其它症状可能是病毒之类的东西,她并不担心什么,不过隐约为张小龙感到有些担心,虽然她知道登陆舰上的上万具死尸是张小龙的杰作,但是从张小龙睡相上看来,他确实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小孩子拿刀杀人,确实有点恐怖,只是不知道他是否就像人们说的那么嗜杀成性。冬晴察觉到何慧的沉默,好奇问道:“怎么了?”“没什么,只是想起登陆舰上的死尸了,妳知道吗?他带了五个人,把一整个登陆舰上的士兵全部都做掉了,我真是佩服他!”何慧说道。她又一面交叉双腿坐好,一面从怀中拿出一根香烟。“别抽烟,这根香烟会害死他的!”冬晴伸手阻止何慧动作道。何慧无奈的摇摇头收起了香烟,只听冬晴继续道:“好端端的妳学什么抽烟,等抽上了瘾,还想戒烟吗?”何慧笑笑道:“等到想戒的时候自然就会戒了,妳继续看着他吧!我先回去了,处长安排我两个小时后去审讯一个犯人。”“是谁啊?”“原来一八三团的团长──林雨,他的老长官!”何慧指着张小龙道,她顿了一下又微笑道:“海主任想叫我们从她身上得到一些情报,听说这个林雨平时为人挺好的,只是没想到居然是个间谍,妳说可笑不可笑?”“我跟她不熟,妳去休息一会儿吧!这样来回奔波,小心脸上长皱纹。”冬晴夸张的恐吓她道。何慧笑了一声便出去了,冬晴起身检查张小龙的伤口,伤口恢复的不错,比预计的还要快很多,照这样下去,不到五个钟头,他的伤势就可以痊愈了。躺在床上接受液体治疗的张小龙,脸色由原先的焦黄转变成苍白,这就是为什么何慧说他皮肤白,冬晴却非常清楚这是因为他的生理机能负载太过所产生的现象,只要有足够的睡眠就能彻底解决了。忽然间,张小龙的手一颤抖,冬晴才发现张小龙额头布满了汗水,仔细擦拭干净额头的汗水,张小龙依旧安详的沈睡着。***“将军,后续舰队和能源舰队将在两个小时后抵达!”山口风高兴地说道,克服了种种困难,终于能提早十个小时抵达塔那。新成秀二放下已经到嘴边的杯子道:“好!终于来了,做得不错,山口将军。”山口风闻言呼出一口气坐回位置上,新成秀二整整有几个小时没开口说话了,脸色一直非常阴沉,显然是对后续舰队与能源舰队的速度大为不满。千山月的黑影部队已经做好了登陆准备,随时待命出发,新成秀二却一直没有下达作战命令,各大战队经过前一轮战事的损耗,能源需要补充,无法再进行大规模的征战,这一切的问题都是出在能源问题上,新成秀二何尝不想一举攻下塔那,只是客观形势不容乐观,最让新成秀二忧心的是“雾号”登陆舰至今没有半点消息传来,让新成秀二很不放心。新成秀二连接了和“度晶号”的通讯,直接问道:“小泉宏一将军有消息传来吗?”上野凉摇头回答道:“将军,没有消息传来!”新成秀二皱着眉头继续问道:“敌人有什么动静?”“没有动静,一切都很平静,将军,我们是否该发动下一轮进攻?如果继续僵持下去,对我军十分不利,另外各大战队都纷纷来报,要求补充能源!”上野凉积极的询问道。“还有什么消息?”新成秀二关心的问道。“各大战队士气低靡,对我军突然损失两支战队这件事,抱持着怀疑的态度,长官们希望指挥部能给其它战队一个合理的解释!”上野凉无奈道。事情糟糕的情况远远出乎新成秀二的意料之外,他知道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这场战争很难赢得胜利。百般思考之后,新成秀二冷冷的道:“告诉各大战队的指挥官,这个意外我会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可以肯定这不是指挥部的失误,没有人愿意出现这种状况,如果任何人有疑问可以直接来找我问,我会用军法来解释的。上野凉将军,我想请问一下,你上次说的生物波段有没有再出现过?”上野凉摇头道:“没有,再也没有出现过。”“根据你的判断,你认为发出这种生物波段会是什么呢?”“可能是人,或者是一种新型的通讯仪器,在没有结果之前任何可能性都有。”上野凉分析道,连他也不能轻易做出判断。这次新成秀二遇到一个很大的难题,不过他并没有为此感到沮丧,反而神采奕奕地说道:“很好,可以把我的话传达给各大舰队,命令各大舰队从下午四点开始对塔那星球实施不间断的火力攻击,目标为粉碎塔那的防护层,不要顾及能源消耗,尽量放手去攻击,如果激光武器不够用,可以用导弹攻击,不必在乎后果会怎么样,我们的目的是吸引塔那的注意力!”新成秀二的手指在桌面上不停的敲着,先锋舰队将在三个小时对塔那实施火力吸引,这段时间必须要做点什么。于是新成秀二连接了在“鬼魅号”登陆舰上的千山月,说道:“千山月,妳还不能出发,我们还要再等一段时间!”“为什么?将军。”千山月惊叫道,对于新成秀二突然改变主意,千山月有种被玩弄的感觉。“别问这么多,我要观察塔那的动向,看她们的反应怎么样!”新成秀二解释道。现在新成秀二有一种预感,战争的局势正在改变当中,主动权正逐渐偏向塔那这一方,从对方指挥官的表现看来,她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远征军从后方发动意想不到的袭击,当一日军队得手之后,塔那的指挥官竟然派出了两支舰队,妄想要解救被围困在星际中的舰队,让新成秀二轻易的歼灭了这两支舰队。可是中间却出了一个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大月、黑阳两支舰队以及今川聿明将军遭到敌军攻击,一下子便使远征军损失了两支精锐的星际战队,得到的结果却只是一段莫名的生物波段,新成秀二心里很担心塔那还有其它的秘密武器。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大舰队开始发起猛烈的远程炮火攻击,一时之间塔那的防护层上出面了大大小小数以千计的爆炸,红色的激光光束,淡蓝色的离子防护层,剧烈的碰撞产生的力量使行星在颤抖着,星空璀璨的礼花正绽放开来,像是一朵朵血红的玫瑰盛开在黑漆漆的夜色里,那种惊心动魄的声响回荡在塔那的大地上,一声闷响以后,引发整个天地一阵晃动,顿时耀眼的白色光芒照亮了整个塔那星球。一日帝国的远征军使用了中子弹攻击,不到片刻时间,塔那星球已经被数百颗中子弹击中,使原本厚实的防护层不断缩小。但是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攻击后,却不见塔那有任何动静,甚至连使用光炮反击也没有,这让新成秀二产生了另一个念头,他又要再次对战争局势做判断了,光有勇气和力量是不足以战胜敌人的,还要有高人的智慧和正确的判断,他在心里暗暗自祈祷幸运之神能降临到他身上。一日帝国的远征军虽然控制了中傲军队的通讯,可是始终无法详细了解敌情部署。吸引敌人的火力攻击,来为“雾号”登陆舰争取登陆的条件和时间,是他发动这次攻击的唯一目的,同时也是一个大诱惑。新成秀二故意将大批的优势兵力暴露在敌人炮口前,但是敌人却没有半点动静,这让他感到非常疑惑,这个疑惑或许只有中傲军队的指挥官能给他答案。时间到了下午七点四十五分,三轮强大的炮火攻击使塔那的防护层已经剩下不多,只需要再两轮的持续攻击,这原本强大的防护层便会被击碎。当后续的舰队和能源舰队顺利抵达后,新成秀二就没有去问这些舰队用什么方法提早了一倍的时间,立刻下令补充各大舰队的能源物资。当一日帝国的远征军强大的火力攻击告一段落后,塔那的防护层得到了可以暂时修复的时间。现在远征军所有战斗部队已经全部抵达塔那星球的周围,将蔚蓝色的星球层层围了起来,这时新成秀二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的担心已经不成立了,现在开始轮到中傲军队的指挥官要紧张了。黑影部队的前身是“天风敢死队”,建军于二七九○年,由军务省特高科宫本一郎组建。在宇宙战国时期,一日帝国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的部队都是根据需要,临时抽调各部队训练有素人员编成的,在执行任务之前针对担负的任务特点,稍微加以训练就投入了战场。后来在对中傲的战争中发动奇袭,成功的袭击了中傲的第一指挥部,俘虏并且破解了中傲的作战计划,使得帝国大军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粉碎了被誉为宇宙第一防线的“长城”防线,对中傲打击巨大,随后在转战南北,建功无数。在三二○一年,一日帝国又重新整编军队,正式为“天风敢死队”改名为“黑影部队”,隶属于军情厅管辖。因为黑龙会一直占据一日军方的主要军情部门,这支部队也就是黑龙会的亲卫部队,总编制为两千八百人,分别从“神龙特攻队”、“红色贝雷部队”、“沧州部队”三支部队的精英成员中筛选出来,每一个队员都身怀绝技,通过各种严格、危险的考核后才能加入。这支部队平时以内卫队的名义行动,维持内部治安活动,而在战时却是一把犀利无比的“妖刀”,而黑龙会更是看重这支超级部队,由每一任黑影部队的主管,都必须是黑龙会五位头目中的成员,便可以知道它的地位有多高。第十三任黑影部队总长──千山月,继承了前辈光辉的战绩,信心勃勃的掌控着一日的王牌特种部队,她秀丽的面孔有如蒙上了一层寒霜,已不见平时的随和。在她身后站着六个高大健硕的黑色人影,其中一个人开口道:“总长,指挥官好像很为难,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拿定主意,如果再继续下去,我们会失去很多机会,请总长下令行动,让我们有自主行动的权利!”这时千山月冷冷的道:“神户队长,我没有拦你,如果你想现在行动,你可以去!”神户闻言低头不语,千山月的话一直是他们信奉的真理,换句话说,如果千山月说不,他们一定不能说是,队长在战斗中有建议的权利,总长却有决定的权利,“黑影”部队是一支讲求绝对服从的部队,而千山月是整个部队的灵魂所在。新成秀二的对话要求传递到“鬼魅号”──轻型登陆舰上,画面上的新成秀二显得有些憔悴,苍白消瘦的面孔,让千山月有一股想要保护他的错觉。只见新成秀二半靠半坐在转椅上道:“千山月,准备的如何?”“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只等将军您一声令下,黑影部队便会为远征军扫平一切阻碍。”千山月不动声色地说道。“很好,有妳这句话,我认为午夜发动总攻击是可行的。”新成秀二斩钉截铁的说道。“什么!”千山月顿时惊叫道。新成秀二考虑的结果竟然是将总攻击提前,这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使千山月毫无心理准备,将原本订于数十个小时后的总攻击提前在午夜发动。“妳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新成秀二狐疑的问道。千山月摇头不已道:“在仓促之间发动总攻击,将军您认为我们的胜算有多少?”新成秀二立刻答道:“有八成左右,黑影部队的加入让我对总攻击有了很大的信心,等全部将领一到达,我会马上部署下去。至于黑影,现在是出发的时候了,在午夜将会准时的强行登陆塔那星球,预备投入十三个军团的兵力在四个大陆同时登陆,其余的舰队会封锁塔那从地面以上所有的空间,我想到明天天亮的时候,塔那将会变成一颗死星!”“那我的任务是什么?”千山月问道。“妳在四个钟头的时间内,将塔那的七十三处重要的能源设施以及防御工事,任务虽然比较繁杂,不过对于有实力的人来说,刚好是一个表现的舞台!”新成秀二微微的笑道,丝毫看不出大战前的紧张。“好的,将目标位置分布传到我的地图上,我会做好的。”千山月答应道,她想都没想便应下了这份差事,尽管对新成秀二的决定有一些疑惑,但是身为一个军人,她选择了服从。“已经传过去了,祝妳好运!十五分钟后,‘度晶号’将发动电子风暴,你由防护层的夹缝中秘密潜入,要小心!”新成秀二叮咛道。“明白。”千山月答道。“鬼魅号”并没有像“雾号”登陆舰那种强力攻击武器,所以无法切开塔那的防护层,只有从防护层的夹缝中穿过去并登陆塔那。千山月详细看完了新成秀二给的最完整的目标数据,而她第一个目标就是军事监狱。黑影部队在一日帝国的威名远播,是一支神出鬼没,难以捉摸的特种部队,人员装备先进,而经过筛选进来的人员没有一个不是万中选一的精英,上天、下地,救人、暗杀,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事情,这支部队共有两千八百人,从建立开始,一直都保持这个数目的作战人员,按照新成秀二的命令,“鬼魅号”不会登陆塔那,而是在一万公尺的高度进行定点空投,自行返回。千山月回头命令道:“风队、火队在一号舱集合,水队、土队在三号舱、雷队、电队在四号舱,队长把人员安排就位后,立即到我这来领取任务。”两千八百名精装士兵飞快得进入各自的登陆舱,各队队长只是把话传了下去,人员没有多余的动作,三分钟的时间内人员已经全部就定位。于是千山月走到驾驶舱道:“可以出发了!”飞行员领命后,“鬼魅号”便缓缓的启动了,属于低速飞行的状态,忽然一阵吵杂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鬼魅号”的速度开始上升了。不到一分钟时间,时速已经接近正常行驶状态,这时飞行员道:“三十七分钟后抵达第一目标的空投区域,请吩咐执行任务的小队做准备。”“知道了!”千山月答道,随后转身走了出去,她带在手腕上的手表显示出一个微型的屏幕,千山月拿着一支电子笔用不同的颜色标着代号,露出思虑的表情。不一会儿,千山月便将所有的目标都标上了记号,对着不远处依然挺立的六名队长道:“看着你们的地图,我把任务目标分解了,按照老规矩来办,都看明白了吗?以小组为作战单位,风队、火队在一号地区实施登陆,间隔十分钟,水队、土队在九号地区实施登陆,雷队在五号地区登陆,电队由我亲自指挥在七号地区登陆,这种低级的游戏难不倒你们,我希望你们都能平安的完成任务!我们的时间是三小时四十七分,在这段时间内,我不会过问你们用什么办法,在总攻击到来以前,我要知道你们已经把任务完成了,明白了吗?”“明白!”六人齐声回答道。“风、火可以准备了,马上就要到达空降地区了!”千山月吩咐道。她对黑影部队的士兵很放心,在她就任期间黑影部队曾执行过四千多次任务,从来没有失败过,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原本今年8月在蒙特利尔举办的WTA罗杰斯杯由于COVID-19大流行被取消。

,,浙江11选5投注
0